01

自2009年以来,悉尼的房价飙涨了127%。

澳大利亚央行持续5年降息行动导致了这场楼市的超级繁荣。租金和房价一同上涨,结果这座城市超过99%的低收入家庭已经不可能租得起房了。

“像我们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买得起房子的。在这里住着,至少我们能遇到一些好心人,他们给我们带来实物、衣服,或者能给我们捐一点钱。”马克,一个52岁但晚年失业的工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。在来到澳大利亚央行门口的“帐篷营”之前,他已经度过了3年无家可归的街头流浪生活。

自去年以来,澳大利亚央行门外的马丁广场成为了悉尼流浪妇女晚上过夜的首选。比起其他的地方,这里更加安全,不用担心遭遇殴打和强奸。流浪者们还在帐篷上写下标语:“对于许多人来说,这才是他们在悉尼买得起的房子真正的样子。”

这些流浪者中,很多只是突然遭遇到了不幸,有的依然保有工作。但是,他们工资中有80%到90%都要拿去付房租,结果连自己的口粮都买不起了。

悉尼,一间卧室的租金每周就要花去600澳元(480美元),这还不包括水费和电费。悉尼的平均工资是一周大约1450澳元,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是,全职工人不到700澳元每周。这种情形下,不仅下层的人士、即便中等收入的人士,也很难谋生。据RAI的数据分析显示,在悉尼,年收入十四万澳币的中产阶级家庭已经接近租不起房子了。

澳大利亚毫无疑问正在面临一场房地产泡沫,央行宽松货币是一个推手,海外投资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是另一个,2015至2016年间,中国在澳大利亚地产行业投资了319亿澳元,占中国对澳总投资的近70%,这些投资主要集中在悉尼、墨尔本。

02

在加拿大的多伦多,也出现了同样的现象。

在去年中宣布各国之间进行个人金融账户交换之后,多伦多的房价开始暴涨。这显然和金融账户交换有关,因为房产不属于交换的范围之内,那些趴在账户上的灰色资金和黑色资金,为了躲避信息交换,买房就成为必选项。

这也在交易过程中得到证明,有些人(中国人为主,但也有中东人、欧洲人),买房的过程中几乎不考虑价格,原因在于它们金钱的来源“成本”很低。当然,贪腐资金的“成本”最低。

最终,导致很多本地人为了买得起房或生存的原因,只能向多伦多的周边地区转移。

悉尼与多伦多,都成为中国炒房人的重灾区,当然也包括温哥华和墨尔本。一方面空置率高企,一方面很多人连房都租不起(在这里,你看到了什么?)

这时候,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就是,如果这样发展下去,那么这些城市会是谁的城市?这些国家究竟是谁的国家?

虽然这些国家都是法治国家,奉行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,但是,所有的法律都是为本国人尤其是白人的生活而服务的,当违背了这一宗旨之后,这些法律也就保护不了外国人,尤其是炒房的作俑者中国人。未来,当地政府会通过不同的手段拿回你的房屋。

第一,文明的办法,对那些外国人所持有的空置房,征收高额空置税,一定的年限后,空置税的金额等于房屋的价值,政府就相当于收回了房屋。

如果拒不缴税(有些人已经无法出国,或者资金无法汇出,缴税也会发生困难,这在未来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),将可能被当地ZF强制没收,用作它用。

现在,有些城市的空置税还在讨论阶段,未来的结局不会有什么意外,必然实施。也不要期望税率只是蜻蜓点水。

第二是野蛮的办法,当种族矛盾不断激化之后,不排除当地ZF直接将一些符合没收条件的房屋没收,由政府用作它用,比如,用于廉租房,因为政府必须缓和这种矛盾。

为什么会出现上述情形?因为如果更多的人连房子都租不起之后,贫富差距会更加飞速地扩大。想想看,一些人辛苦工作一年,但他的绝大部分收入都通过房产转移到了房屋持有者手中。

贫富差距严重恶化之后,社会矛盾就会严重激化,会出现动乱,在这种情形出现之后,政府什么样的措施都可能使用、也都可以使用。

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,这些社会都是白人主导的社会,会准许很多有色人种用房屋将白人的大部分收入转为己有吗?

03

房地产泡沫,给世界带来的灾难是一样的。

那就是贫富差距恶化、不同的阶层之间逐渐走向更严重对立。

在这样的时期,出现什么样的结局都不会意外,何况政府通过税收等手段“没收”空置房?如果不被政府没收,最终也可能被穷人“没收”,那将更加惨烈!

这个世界,永远都有穷富的差别,这也是社会进步的动力,也可以说,没有穷人就没有富人,没有富人也没有穷人,大家是相伴相生的。

但这种差别是有极限的,一旦穷人的收入连租赁一个蜗居都没办法实现的时候,最终的结局要么就是政府出面均贫富,要么就是用更惨烈的办法实现同样的目的。

很多人都记得美国1929年的大萧条。虽然金融学家和经济学家们不断研究,但最终并无定论。现在看来,最靠谱的结论应该是贫富差距恶化的结果。

1929年美国大萧条爆发的时候,1%的人占有了23.9%的财富,2007年爆发次贷危机的时候,美国1%的人占有了23.5%的财富,相距只是咫尺之遥。

不妨伪砖家带大家梳理下其中的逻辑。

当贫富差距恶化的时候,最终必然会导致消费萎缩。因为最富有的人虽然占据了全社会大部分财富,但他们对于社会的基本需求是有限的,比如:土豪一天三顿饭、加上夜宵也不过四顿,走路穿一双鞋子、一套衣服,上班开一辆车,等等。

可是,当贫富差距恶化的时候,意味着资产价格很高(只有如此才能拉开全社会财富分配的比例),资产价格很高就意味着居住成本很高,带动其他成本上升(最典型的是教育、医疗费用等),最终,他的工资收入可自由支配的部分就很少,就只能压缩消费需求。

那么可以要求企业主加工资吗?对于企业来说,产品的销售量和价格是反比的,产品的成本越高,售价也只能越高,销售量就越低,何况在供过于求的时候,提价意味着丧失市场,所以,如果企业主不断给员工加工资,还不如自己去上吊。

其实,这个道理不用说,现在的市场就在演绎着这一幕,全球需求萎缩,而企业成本不断上升,所以,破产减薪潮一浪高过一浪,原因就在于此。

那现在中国的贫富差距如何呢?按世界银行给出的2014年的数据,基尼指数是47,排在第39位(美国45.0,排名第45位)。考虑到近三年中心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,到今天的贫富差距应该比2014年更恶化,这一点不会有什么疑问。

也就是说,今天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超过了大萧条开始时期美国的水平。

这时候,即便你是在家门口炒房,到最后,如果矛盾激化到难以化解,房价调控无疾而终,届时我们看到炒房客的闲置房被没收,或许也就没什么可奇怪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