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

长租公寓AB面:在线的颜值和不在线的服务

2017年11月16日来源:中房网国内动态阅读数:1135责任编辑:haerbin

  资本竞逐长租公寓,年轻人们很买账
  近两年,“长租公寓”显然已成为各大龙头房企和资本的宠儿。尽管已被多方证实盈利困难甚至可能亏本,各大佬们依然前仆后继一如既往地向前冲,“X年不盈利”、“布局X万间”的口号比比皆是,足可见其雄心。
  在资本的大力加持下,长租公寓在租房市场上变成一个耀眼的存在。“高颜值、情怀战、社交感”是长租公寓们主打的3张王牌。随意点开一家长租公寓的室内图,日式风、英伦调、北欧范儿迎面扑来,健身房、咖啡机、台球机、书吧应有尽有,伴随着24小时管家式的温馨服务,弹房君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一股幸福生活的气息。
  毫无疑问,这种小资满满的调性正中当下年轻人的口味,多家长租公寓90%以上的出租率也证明了年轻人们相当买账。
  然而,弹房君走访了北京几家运营时间较长的长租公寓后,却也收获了租客们一肚子的苦水:酷炫多姿的长租公寓背后,似乎隐藏着另一种华而不实的忧患。
  “二房东”的失职:隔音差管理乱
  在长租公寓市场中,魔方公寓是其间最早的一批开荒者。早在2010年,魔方公寓便瞄准长租市场开始大刀阔斧地布局。7年期间,魔方公寓已进行了4轮融资,估值超10亿美金,收获了资本界无数的鲜花和掌声。
  不过,随着魔方的日益壮大,弹房君也听到了另一边来自租客的哀怨。
  自今年7月份开始,小南便租住在魔方公寓劲松店,然而3个月的居住体验之后,小南却摇头表示,“再也不会租了”。
  “隔音效果太差了,根本睡不好觉”,小南苦恼地说道,“我住的那层楼房间没有明窗,只有一个暗窗,暗窗朝向走廊,有时候关着窗户就能听到走廊的人讲话。要是白天想开窗透透气,就能清楚地听到隔壁室友讲话,晚上就更受影响了,睡眠深受其害”。
  此外,空间拘谨和租金贵也是小南大为吐槽的问题。“租金比旁边的自如贵太多,我租的房间大概12平左右,租金3300元/月,同等价位完全可以在自如租一个25米的大开间。另外,公寓的房间很多都只有15平,日常洗衣只能在公共区域,洗衣机只有5台,整栋楼60多间房住了80多个住户总是排不开,洗衣服也经常需要排队。而且晾衣服的公共空间只有10平米,衣服干了忘记收是常有的事,空间根本不够用。”
  除了小南的“含泪”吐槽外,租住在万科泊寓的王明也有同样的“心酸”遭遇。王明表示,“住泊寓北京劲松店半年,体验感差到极致。没网,停电,装修扰民就不说了,连最基本的安保都没有,甚至遇到过半夜里有陌生人敲门骚扰住户。好不容易请来个保安,有一天喝得酩酊大醉就上岗,真不知道是他来保安我们,还是我们来安保他”。
  长租公寓:做好基础服务比做好加法更重要
  值得注意的是,弹房君在调研多家公寓的过程中发现,长租公寓一向引以为傲的社交空间,似乎成了一个大写的“鸡肋”。
  众所周知,社交感一直是长租公寓们的基因,各大公寓商们也不遗余力地在社交空间投入大笔资金,公共咖啡厅、书吧、影院、厨房等配套琳琅满目。不过,据多家公寓项目负责人介绍,“公寓客群都是年轻人,除了偶尔有朋友来访,需要在公共区域待客之外,租客日常都呆在自己房间内,公共区域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空置状态”。
  事实上,不少长租公寓商都在为提高公共空间的使用率而绞尽脑汁。远洋邦舍副总经理姚国臣表示,“在提高公共空间利用率上,邦舍计划联合其他商户或办公用户举办一些活动,同时,也会联合其他行业的公司在这一空间内举行跨行业的活动合作”。
  目前,作为新兴市场的长租公寓,已呈现出遍地开花的姿态,不过,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亟待解决的问题。对此,全联房地产商会副会长钟彬表示,“长租公寓要解决的问题很多。第一,安全问题,怎么保障住户的安全是首要问题,我们平时入住酒店都需要缴纳身份证,长租公寓如果没有公安保障,未来不排除会有破坏分子入住的风险,因此,怎么筛选住户是长租公寓商们需要提前解决的问题。第二,税收问题,如果长租公寓的税收不解决,谁做谁亏。”
  钟彬强调,“长租公寓在运营中最关键的问题是连锁和装修,装修的效率不同、质量控制的不同,导致成本也大不相同,同时要注重后台服务体系,包括基础服务和增值服务,给予公寓强大的支持。做长租公寓不是做足够的加法,而是要把最基本的做好”。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